返回第10章 看谁挨板子  大逗济公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广亮连忙上前,伸手扶住了元空老方丈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别走,济颠在撒谎呢,他偷了东西!”广亮拉着不让老方丈走。

    元空长老只好转回身来,问:“道济,你撒谎了吗?”

    济公摇头:“没有,我从来不撒谎!”

    元空长老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没有就好,我回禅房念经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又要离开。

    广亮有点儿蒙了,好嘛,这老方丈干脆连“有没有偷东西”都不问了,直接给忽略了过去,去问济颠有没有撒谎了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济颠肯定是撒谎了呀!

    再说了,他济颠说自己没有撒谎,就是没有撒谎吗?

    老方丈呀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相信人了呢?

    “师父,济颠他撒谎了!济颠他也偷东西了!济颠他偷的东西,就揣在他的怀里面,师父,你快过来看看呐!”

    一阵强拉硬扯,广亮把老方丈元空给拉到了济公跟前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看!”

    广亮一只手伸出来,直直地指着济公胸前鼓鼓囊囊的衣服。

    老方丈元空眨了眨眼睛,“这是衣服呀,啥也没有!我还是回禅房念经去吧!”说罢,又要转身。

    广亮都快哭了,这老方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眼昏花的了?

    你昨天不是还耳清目明的吗?

    怎么今天一下子就看不清东西了呢?

    再说了,你看他济颠的衣服干什么呀,那衣服里面鼓鼓囊囊的,你难道就看不见吗?

    “师父,济颠偷的东西,就藏在他怀里,就裹在他胸前的衣服里面。”广亮差点儿都想要直接动手,把济公的衣服给扒了。

    老方丈元空索性不看衣服了,又改为了直接问济公:“道济,你怀里有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济公点头。

    老方丈元空也十分满意地点头:“没有就好,那我回禅房念经去了。”

    广亮快看傻了,不清不明也快看傻了,彼此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搞不明白,眼前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一直耳清目明的老方丈,今天居然开始耳鸣目不清了。

    广亮干脆用自己庞大的身体,堵住了老方丈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师父,济颠他说的是有,济颠他说有!有!有!”

    广亮很担心老方丈的耳鸣会继续恶化,就赶紧大声地把那个最重要的“有”字,给连续重复了三遍。

    老方丈元空掏了掏耳朵,扭脸看向不清不明:“有吗?”

    不清不明异口同声,声震如雷:“有!”

    老方丈元空又一次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要先回禅房念经去!”

    啥?!

    广亮就很迷惑了,老方丈这是怎么个意思呀?

    什么叫“我知道了”呀?

    老方丈你这是还没闹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呀!

    济颠他身为佛门弟子,应该遵守灵隐寺里的清规戒律。

    不能喝酒吃肉,不能偷盗,否则逐出寺门。

    现在可倒好,一句“我知道了”,就把这件事情给糊弄过去了,免了对济颠的处罚,这可不行啊!

    “师父呀,济颠他身在灵隐寺,犯了不可偷盗的戒律!”

    广亮急的都快要给老方丈给跪下来了,抱着老方丈双腿,说什么也不放他走。

    老方丈元空挑了挑白眉毛,看向大家:“道济偷东西了吗?你们今天有谁丢了东西,又是被道济给偷了的?”

    其他小和尚们早看明白了,老方丈这是在护着济公呢。

    大家都摇了摇头,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广亮要是还看不明白老方丈袒护济公,他这三十来年就白活了。

    见没有人指证济公,广亮赶紧冲着不清不明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不清举手说:“老方丈,我丢了一根牙签!”

    济公笑了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不清说:“前天吃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济公说:“那是你吃完饭,拿去剔牙了。”

    不明也举手:“老方丈,我丢了一卷草纸。”

    济公乐了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不明说:“昨天上茅厕的时候。”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