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1章 济公要上吊  大逗济公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在杭州西湖的边上,有一片幽静的小树林。

    小树林里,一棵歪脖树下,有一个中年人正在那里上吊。

    那个上吊的人名叫董士宏,大概四十多岁,他面相老实,很孝顺母亲。

    有一天,董士宏的母亲生了重病,家里的钱都花光了,还是没能把病给治好。

    实在没办法了,董士宏只能把八岁的女儿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玉呀,咱们家没钱给奶奶看病了。”

    董士宏这样和女儿商量,“我把你典到大户人家做使唤丫头吧,典了钱,就能救你奶奶了。十年后,等咱们家有了钱,爹就把你给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典”就是卖的意思,只不过是好听一些的说法。

    那时候,穷人要是没办法了,只能把儿子女儿“典”到有钱人家去当丫环。

    小玉太小了,根本不明白父亲说什么,就糊里糊涂地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,董士宏把小玉领到了有钱人家,“典”了五十两银子,赶紧回去拿钱买药,给母亲治病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,等五十两银子都花完了,母亲的病也没治好。

    没过多长时间,董士宏的母亲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法活了,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!”母亲坟前,董士宏不住地抹着眼泪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哭了很久,他终于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好好工作,多多挣钱,赶紧把小玉给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悲痛过后,董士宏想起来自己八岁的女儿,还在大户人家做小丫环呢。

    他有金匠的手艺,赶紧找了一份工作,努力攒钱。

    “典”女儿的五十两银子,为治病,几天就花完了,可要把钱给挣回来,董士宏却足足花了十年时间。

    十年后,当董士宏带着银子到了那个大户人家的时候,却发现哪里已经人去楼空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顾老爷做了官,到外地去了!”旁边的邻居这样告诉他。

    那个年月,也没有手机,也没有微信,也没有互联网络,很多人一旦离开了本地,就再也没办法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董士宏听了,就好像万丈高楼一脚踩空了。

    他又是悲痛又是后悔,喝了一点酒,还把好容易攒的银子给弄丢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了西湖岸边,董士宏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一无所有,真的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他解下腰带,在一个树杈上,就想要上吊。

    眼看着董士宏就要没命了,就在这个时候,从小树林外面,走进来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和尚。

    董士宏忍不住抬头一瞧,就开始纳闷儿,眼前的小和尚也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那小和尚脸也不洗,头也不剃,嘴是歪的,眼是斜的。

    他满脸的油腻,也不知道平时吃了多少的荤腥;他还一身的破衣烂衫,也不知道衣服多久不洗一次,穿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小和尚就是刚从灵隐寺跑出来的小济公了。

    济公是降龙罗汉转世,法力无边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拍自己的小脑门儿,就明白了董士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,特意走过来想要救他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一般人要是想救人的话,应该是过去赶紧解劝董士宏。

    可济公却偏偏不这样,他跟别人想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见董士宏准备上吊,济公小罗汉乐了。

    济公小跑着过去,在董士宏的旁边也找了一棵歪脖子树,他把自己腰带解下来,也要上吊。

    董士宏楞了一下:“今天不过年也不过节的,怎么连小和尚都跑来上吊了?”

    转念又一想,他摇了摇头:“就算是今天是过年过节,也没有小和尚跑来上吊的呀!”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为什么寻短见呀?”董士宏满怀着好奇心,走到济公跟前。

    济公使劲儿摇头:“寻短剑?我小和尚没有短剑,我不寻短剑!”

    “寻短见”是“不想活了”的意思,济公却故意理解成是“寻找短剑”,他这是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